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子的博客:心似双丝网 中有千千结

本博文皆为原创,如需“引用”,恳请知会主人。谢谢合作!请不要“抄袭”哦!

 
 
 

日志

 
 
 
 

垂钓者(原创)  

2012-07-27 17:53:53|  分类: 行走在路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下班途中,其实,要经过几座桥。

可是,就在那座车水马龙、人流如织的黄河桥上,有那么几次,竟看到了几位垂钓者!

这几位垂钓爱好者——姑且这么称呼他们吧,有时候, 是在朝阳初露的早晨;有时候,是在夕阳西下的黄昏时候。只见,他们靠着栏杆,握着颜色深浅略有差异但基本都是深色的钓竿,放着长长的钓线(想必一定是这样的,因为桥面离河面还有好一段距离呢),漫不经心地盯着桥下面急急向东流去的河水。他们的长线,真能钓到大鱼么?每次看到他们,我都不由得这样想。

当每次看到这几个奇怪的垂钓者,我都有想上前一探究竟的冲动。但在心里酝酿好多回了,却一直没敢付诸实际行动。我担心,我的好奇心,虽未必害死猫,但显得自己无知而可笑,也许倒是一定的。因为,我肤浅的一点垂钓知识是:以为大抵垂钓的地点,总得在人迹罕至、比较安静的地方,而且也一定是河边的某个地方吧。像这样繁华喧闹的桥上,而且钓线又正对着这河的中央,这垂钓方式,实在是颠覆了我所知道的一点垂钓理论了!而且也简直有点不可思议了!我的好奇心就是想上前问问他们:这地方,真能钓到鱼么?但我终于没有去问。

可是,这几个垂钓者,虽没变成“恒久的雕塑”,却好像变成了心头挥之不去的疑云似的。每次上下班,途径那热闹喧哗的黄河桥时,都不由得要看看两边的桥栏杆了。即使那栏杆边丝毫不见那几个垂钓者的身影,也仍然会禁不住胡思乱想一番了。

我曾这样想,这几位桥上垂钓者,是不是就是那传说中的隐者呢?也许,他们该是中等级别的隐士了,所谓“中隐隐于市”嘛。而那些躲在僻静的河边垂钓者,也许只能是“隐于野”的“小隐”了。白居易曾作《中隐》诗: 大隐住朝市,小隐入丘樊。丘樊太冷落,朝市太嚣喧。 不如作中隐,隐在留司官。 似出复似处,非忙亦非闲。 唯此中隐士,致身吉且安。呵呵,这样想来,这几位桥上垂钓者,不由得令我肃然起敬了。是的,大隐虽享名禄之实, 但却有枉道徇物之忧,小隐虽能洁身自好,却又太困窘寂寞,只有这中隐,才真正好,在夹缝中安身立命,却自有一片吉安之天地。也不知当今,有多少这样优哉游哉的中等隐士?那些没有太大权利的闲官,也许就属于这类?但感觉似乎又不太对似的,因为大凡称得上的隐士的,多少得有点真才实学吧,而那些所谓的闲官,却未必吧。

但有时候,我又会想,这几位垂钓者也许纯粹是性情中人,在这繁华地段,钓得也许不过是就是个心情:随意地放下钓杆,不在乎垂钓结果,只是单纯地享受那垂钓的过程罢了。呵,这境界可就非同凡响了!并不是一般人所能望其项背的了呢。虽然,芸芸众生,所谓活着,也无异于日日干着这垂钓的事,只不过是钓着自己各色各样的欲望罢了。但其中,不问结果,只享受过程的毕竟少之又少!这样想着这几位桥上垂钓者,觉得他们的形象无比高大起来了。

胡思乱想在继续,但真相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还有待我进一步揭晓呢。

什么时候,我能鼓起勇气,上前去问问他们呢?——你们到底钓得是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