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子的博客:心似双丝网 中有千千结

本博文皆为原创,如需“引用”,恳请知会主人。谢谢合作!请不要“抄袭”哦!

 
 
 

日志

 
 
 
 

与陌生人约会(原创)  

2011-11-28 16:49:31|  分类: 偶编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惨淡的夕阳,无精打采地挂在西天边高高低低的楼群之间。黄昏的暗影,已经在树丛和高大建筑的影里潜行。

       现在,刚下班的她,还一点也不想回家。想到那个家,她不禁一阵烦燥。是的,那是个很需时间和空间反复打理的地方呢。但随即想到孩子,又不禁有点惴惴不安了。算了,不管那么多了!今天就迟点回去。她赌气地想。

       她选择了一条相对僻静的路,漫无目的地走了好一会,感觉有点累了。这时,缓慢地开来一辆101号公交,她略一迟疑就上了车。车上的人很少,她在车后面的右边,捡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这辆车她从来没有做过,也不知它要开往何方。随它吧,她想,就这么大的小城,管它开往哪里呢。

        窗外的路灯刚刚亮起来,明明灭灭,像瞌睡人的眼,似睁非睁;映在窗玻璃上,又如同浮在暗沉沉的河里的一行起伏的河灯,闪烁不定,飘摇不定。

       车上的人越来越少,她原打算坐到终点站,然后再坐回来的。可是,夜色似乎越来越浓,高大的建筑似乎也越来越少了。该不会已经到了郊区了吧。车上只剩下三个人了,还包括她自己。就在她犹豫不决时,公交车停了下来。坐在她前面的一个男士下了车,她也跟着下了车。

       她举目四望,夜色里,明明暗暗的灯影,使一切变得极其陌生。她简直怀疑自己忽然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了。虽说,这实在是个不大的城市,可是对她而言,这个城市也不能说是很熟悉。虽然住了好多年,可是,在平时,除了几个商业区或者几个公园,她去得多些,其它地方,她几乎不怎么知道,也甭提去了。

       还好,她方向感还不错。于是,顺着公交车的来路,她一直向前走。也许这是城南的大学城?她一边走,一边张望。看样子似乎像。几片楼宇,然后周围是一片绿地,高高矮矮的树,平缓又有点起伏的草坪。然后又是一处这样的楼,这样的绿地。一处连着一处。因为知道了自己所在的确切位子,她放松下来。

       她来到一个较繁华的地段,其实只是灯光明亮、店铺多些的一条街上。她踟蹰着,不知道自己现在就打的回去呢,还是在这外面再逗留一会。无意中,她抬眼看见一个五彩的灯影不断闪烁的门楼,上面用青白色小灯打出“红尘咖啡厅”字样。这咖啡厅的名字也真有意思,当然是“红尘”了,难道还能是“天上人间”?

       她感觉自己这时似乎也有点累了,于是径直走进这家不大的咖啡厅。当她推开玻璃门时,竟迎面看见一个面色苍白的中年男子,坐在吧台后面,正眼神忧郁地望着她。她下意识地向他微微点了下头。然后眼神逡巡了一会,那个角落,还有空位。她于是快速走了过去。

       这也是个靠窗的位子,是两个人对坐的样式。暗红的布艺面包沙发,坐进去,人的身体就陷进去大半了。长条形的玻璃桌面中间,放着一瓶插着几支白色娟制玫瑰花的细颈墨色花瓶。花瓶旁边放着一个迷你小册子,她打开一看。哦,原来是各种咖啡饮品标价。一个特别年轻的女孩,双手交叉着,碎步走到她桌边:小姐,请问想喝些什么?她一眼看到一个“前世今生”的奇怪的咖啡名。于是说:来一杯“前世今生”吧。

       因为是角落,光线本也幽暗,再加上座位边上还立着盆差不多与沙发齐高的散尾葵,这个位置显得越发暗了。也许这就是这个座位现在空着的原因了吧。不过,总是有人喜欢这里的。她正胡思乱想。一个清亮低沉的声音忽然想起:对不起,我可以坐这里吗?她抬眼一看,一个男子正探寻地看着她。她不置可否地点了下头。是,对面的位子还空着呢。她快速地瞟了对方一眼,嗯,也是个中年男子,板寸头,中等身材,一身深褐色西装。嗯,似乎微微有些发福了,似乎还一脸地疲惫。那个男子无声地坐进了对面的沙发,轻咳一声,说:没事的时候,我会在这坐坐。她“哦”了一声,以示回答。但她不由得暗想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这个位子一直都是他的?自己是喧宾夺主?她转头张了张,但转而又改变了主意:不过是喝杯咖啡的功夫,犯不着再另寻位子吧。而且,那样的话,感觉似乎也不太好似的。

       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男服务生走过来:先生,还来一杯“前世今生”?那个男子微点了下头:好。她不禁浅浅一笑:也是“前世今生”。她的“前世今生”已经摆在她前面了,而他的还没有来。她想到此不禁又一笑。

       你也喜欢这“前世今生”?那个男子嘴角也有点笑意地问。嗯?哦。她原想说自己这是第一次喝这咖啡,而且,她对所有的咖啡都知之甚少。什么猫屎”、蓝山、摩卡,她可闹不清。唉,她不禁叹了口气,就算是喝茶,她也毫不在行。只是些许知道什么绿茶防辐射,适宜久坐电脑前的人喝罢了。她最多喝的是白开水,从早上上班开始,从水汽缭绕的一杯一杯地放在电脑前,再到一点点地喝下去,直至下班,一天总得喝上五六杯吧。当然兴致好的时候,她偶尔也会喝点花茶。最常喝的是玫瑰花茶,香气氤氲,独自坐在弥漫着淡淡香气的水雾前,那种感觉,自不待言。有时候,雅兴来了,也会就地取材,在单位的院子里,根据四时花开,采一些鲜花直接泡了茶来喝。春天,会喝些桃花或者海棠花茶;夏天呢,会喝点木槿花茶;秋天最好,满园的桂花,什么金桂银桂丹桂,随便采些来,就可以怡然地拿来泡茶了。

        她端起这“前世今生”,喝了一小口。也许,这种咖啡倒是什么拿铁,因为牛奶似乎多些。总之,她是弄不清,所以只是含糊地应了对 面那位。她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无聊地望向窗外。窗外似乎是一条幽暗不明的沥青路,两旁的行道树是阔叶法桐罢。状如宫灯的路灯,矮矮地间隔其间。暗淡的黄色灯光,投射在有点枯败的掌形树叶上,使这条不太宽的路,越发显得寂寥冷清了。外面不知什么时候似乎还下起了雨,路面与树叶似乎湿漉漉的泛着水光。

       耳边响起萨克斯管演奏的“回家”的旋律。唔,是不是应该回去了呢?她暗想,这时候,手机嘟嘟地在包里想起来。是他打的吧。她真不想接。可是,她还是翻开了手机,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她喂了一声,手机里一片嘈嘈杂杂声,竟没人应声。谁打错了吧。她一想到那个所谓的家,心里不由得又烦恼起来——那真是个船一样的家呢。风平浪静的时候,掌舵摇橹的两个人,俨然是一对同心协力、向着同一个方向努力的伙伴;可是,一旦风雨来临,又或者不期然撞到了暗礁,原先似乎还很友好的伴侣,立刻就变了模样了!抱怨、责怪,甚至恶毒的诅咒,令孩子惊恐不安的对抗、冷战。唉唉,哪里是家,简直变成了地狱了!

       算了,还是迟点回去。她端详着眼前的“前世今生”,胡乱想道:自己的前世不知是怎样的?是不是比今生要好些呢?也许还不如今生,也未可知。唉,这辈子也许就这样了:无聊又忙碌地过着每一天,安分守己、谨小慎微的良民,有一点点的梦想,却只是徒增烦恼。朋友很少,所以说不上有什么社交往来,平素只是和一些同事有一搭没一搭地交往而已。

       对面那位也是对着窗外,也似乎是若有所思。他是什么样身份的人呢。从穿着打扮上看,也许是整日奔波劳碌的经理或者老板罢,难得给自己放个假,在这消闲一刻;也许是个无所事事却又应酬不断、交际不断的所谓机关人员呢,偶尔躲在这里歇会儿;不过,也更有可能是这附近大学城的老师吧,因为职称升迁、人际关系,郁闷了,就寻了这地方,喝杯咖啡放松一下;但也许是一个闲淡的自由择业者,因为家庭的烦恼,或者寻找商机、灵感什么的,常常来这里发发呆?

       唉,谁知道别人都是怎样的一幅生活图景呢?谁又关心这些呢,是的,自己的事已经够烦,哪管别人呢。如果今生能遇着个知己式朋友,那当然好,可是这是怎样的一种妄想啊。所谓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如果不是特别的运气,今生不要有这样的奢望。

       这时,响起“昔日重来”的音乐来。卡伦略带伤感的声音飘过来。不知道过去有些时光,算不算幸福,只是这怀旧的旋律,听起来,使人格外有一种说不出的哀伤。是的,那些过去的时光,使今天更加伤感;而现在,就像在一艘无处可去的船上航行,谁在接收你的心?就像海洋包容一阵微风。 她知道,她正在迷失,却不知道自己迷失在哪里。

       手机又嘟嘟地振动起来,她打开一看,还是陌生的号码,可是这一次接听,里面却什么声音也没有。呵,是谁在恶作剧么?她想想,似乎没有这样的熟人。难道是他?似乎也不可能,单调乏味的他,似乎做不出这种无厘头的事。

      也罢,还是回去吧。

      她走的时候,对面那位不明身份的中年男子,还对着他的“前世今生”,黯然地坐着呢。她竟然有点想笑的感觉了——对着一个陌生人,竟坐了一个晚上。如果恰巧有个熟识的人经过这里,一定以为他们在约会吧。和一个陌生人的约会,有意思。

  评论这张
 
阅读(1252)|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