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子的博客:心似双丝网 中有千千结

本博文皆为原创,如需“引用”,恳请知会主人。谢谢合作!请不要“抄袭”哦!

 
 
 

日志

 
 
 
 

一天旅行(原创)  

2008-10-14 09:38:50|  分类: 行走在路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日子,竟意外有个短途出行的机会。因为工作,也因为心情。于是乎,那天一大早,拎起简单行囊,毫不犹豫地就出发了。

       同行的两位(旅行一切费用提供者),其实是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据与其共过事的熟人评价说:这两个“好佬”,是道地的一对骗子!(这还是文雅说法呢,有的干脆称是一对dog“男女”了。)这次,我的胆子倒是出奇地大,我暗想:只要这两位不是人贩子,我都无所谓。到目的地只需半天车程,我怕什么呢?没啥啦,无非是与其同行罢了。

       乘坐的火车自然是所谓的三等车厢——免费的,都不可能有好。这一点,咱早有思想准备,倒并不在乎。俺要的是心情,身外的一切都无所谓啦。车厢内,拥挤,吵嚷,到处脏兮兮,自不待言。谢天谢地!我的位子是一个近窗口的。我将周边的环境清理了一下,又用纸巾擦拭了一番,包括窗子的边边角角。当我取出喝水杯子的时候,我才发现:我走得真是太匆忙了!最起码带点读物吧。不过,也好,可以无所思,也可以有所思;可以看窗外风景,也可听窗内人声。——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旅行啦。我不禁沾沾自喜起来。

       与我同行的那位女士,坐在我隔壁。她约莫四十五岁左右,似乎有点瘦。健谈得简直可以说有点聒噪了。自从上了车,就听她喋喋不休地说个不停。好在走道里有的是耐心听众,他们或站或蹲,正好有个免费的喇叭听听,可以消除因没座位而来的疲劳,还真不错呢。蹲在这女士座位边上的是一个个子矮小、黑瘦的打工女人,似乎看不出她的年龄。但她也是一个十分能说的主,和我这个同行女伴,真正是不分伯仲。我那女伴以猜那打工女人是“何许人也”开始,她说:你一定是贵州人。一听你口音,我就知道。那看不出年龄的打工女人笑着直摇手:错了!错了!我是云南的。我那同伴有点不屑地撇撇嘴:差不多的!都是那地方的。我能清楚地感觉出:我同伴的话音里,有一种明显地轻视(我们这地方大凡云贵来的女人,大多是人贩子弄来的。被人贩卖,似乎理所当然应该被看轻)但那个看起来识字不多的女人,淳朴得一点没听出来,她仍然理直气壮地大声反驳说:差很远呢!我的同伴不客气地打断她:我一见你,就知道你是那地方的人呢!不过,我以前还去过你们那呢。那个与我同伴对话的女人似乎一下子找到知音似的,满脸笑得像菊花:真的?!什么时候?你去做什么呢?去哪呀?我在一旁听着倒是一惊:我的同伴果真是人贩子!最起码,她多年前一定是。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留心听女伴怎的回答,只见女伴煞有介事地回答说:好几年以前去的。去出差。是桂林吧。那个打工女人显得很失望:这地方,我不知道。我不禁暗笑:这是哪跟哪呀!不过,我也有点放心了——看样子,我的同伴不做坏人应该有好多年了罢。也不知她是怎么金盆洗手的。可能是我一不留神的笑意,引起了对面座位的那同行男士的注意了。这时,他开始很不耐烦地对我的女伴发话了:你就不能消停点!废话八千!耳朵都听得起茧了!就听你一人巴巴地讲讲讲,你累不累呀!他批评完后,似乎歉意似的,龇着黄牙对我笑了笑:她废话就多!说也没用。我赶紧回说:这是个性。没什么,没什么的。我的女伴显然常常受到这种熟悉的责怪,一点不当回事地对我说:他自己不喜欢说话,人家说几句,他又嫌烦。坐车上,不说话干吗?你说是不是?我笑着点点头。无意中和对面那位男士竟四目相对了。我感觉他似乎以为我是他的合谋似的,他含笑用眼神向我的女伴示意,似乎说:瞧!她就是这样!我慌忙调头,对着窗外,心想:你这装腔作势的男人!我可不想和你有什么“心有灵犀”!老实讲,一见面,我对这瘦瘦高高、麻杆一样的男同伴,就感觉别别扭扭的。他说话行事装腔作势得简直让人哭笑不得!而自我感觉好的又真正令人叹为观止!里里外外,整个一个假得不能再假的假人!平生最厌恶这种人!更何况他长得还真像个骗子:我曾在儿子带插图的童话书上,看到过《皇帝的新装》里的两个骗子,画的就是这么瘦得有点变形的模样。而且,他那也不知是“三七开”还是“二八开”的头发上,不知涂了什么劣质发油,虽然光溜溜地足以滑倒拄着拐杖的苍蝇,标致倒是标致极了,不过那味儿闻起来还真让你不知东南西北!所以,要不是看在“免费旅行”的份上,我可是十二分不愿意与这种人为伍的。那个女伴虽说叽叽喳喳,像个不停声的麻雀,但终究还有点自然的本性在里面,我倒是并不十分讨厌,相反,只不过觉得她有点滑稽罢了。

       为尽量避免与那位标致的先生目光相遇,我扭着脖子看了好一会车窗外的风景。虽然,风景也并没什么特别,但显然比对面的那位要好看千百倍还不止罢。那些风景不过是飒飒作响的一小片意杨林,或者是成片的稻田,偶尔仍矗立的玉米(大多已经收割,有些还青葱地站在那),再就是正开着青白色花的大片棉花。而在那些纵横交错的田埂上,高高低低地长着许多不知名的野草,有的已经泛黄,有的却透出点红意,但绿色仍占主色调,其间也还点缀了一些只有在秋天才开的白色、黄色的野花。这初秋的田野,颜色还算纷呈,真的还不错呢。天空中,低低的灰白的云层,飞快地翻滚着,变幻着各种形状。太阳偶尔露一下脸,但立刻又似乎心思重重地躲了起来——似乎要下雨的模样呢。我记起昨晚听天气预报说,今天可能有雨。这不,我包里还带着伞呢。

       当我的脖子实在扭得酸的时候,路程也已走了一大半了。我的女伴对我说要去补票,我感到奇怪:前一天买票,竟没——?女同伴神秘地向我眨眨眼:我去补票了!不一会,女演说家就回来了。她刚想把车票递到我眼前,对面的那位标致男人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刷”地一下把票夺了过去。因动作幅度太大,他一丝不苟的头发都有点乱了:说你傻!你还真傻到家了!什么都显摆!我不禁有点尴尬。(我暗想,我可没主动要看你们“省钱”的秘密呢,——无非是中途补票便宜一点罢了。也就几十元的车费,顶多节省十元左右。看样子,这两位干这事远不止这一次,次次如此也未可知。呵呵)而我那女伴这次似乎也感觉自己闯了祸,她口齿不再伶俐,有点结结巴巴地解释说:我以为,我——,我——。那位头发梳得光可照人的先生一边气愤地将车票塞进自己鼓鼓囊囊的黑公文包里,一边站了起来:你歇着吧!烦与你坐一起!他径直另找座位去了。女伴有点讪讪地,对我说:不好意思!他脾气就这样,其实心不坏的。我笑:我知道!我随口问一句:你们是夫妻罢。女伴笑着摆摆手:不是,我们是同事。——不过,我们是亲戚。女伴说到后一句似乎很骄傲的样子。我不禁微微一笑,暗自寻思:原来是这样呀。真是萝卜白菜,各人喜爱啊。这果真是一对活宝呢。

        以后的一段路程,没了那位脾气很大的先生的制约,我的女伴演讲得更是“口若悬河”、“声若洪钟”了。大凡够得上“交流”的周围旅客,基本上都无一例外地交流了一遍,而且内容丰富,极少重复。对我呢,她就大谈对待事业要如何如何;而对那些打工模样的,女伴义不容辞地充当起职业指导师来了;对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又俨然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导师了;对那些走亲访友的,她也自有一番有理有据的说辞。真正是一个有趣极了的名副其实的演说家!我遥遥地看见那位男同伴一遍遍向这里恶狠狠地张望,感觉更滑稽了!其实他也是喋喋不休的这类人,也不知为何,却偏偏要装出一副成熟稳重、不苟言笑的模样。真好笑!我可是言之有据的——当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吃饭的时候,那位沉默寡言的绅士开始发挥了。(而那位女士却被支开到另一边去了,她遗憾地没能和我们一起吃饭。)他眉飞色舞,滔滔不绝,足足讲了一顿饭功夫。在座的十几个人简直无一是他的对手!他的酒量也着实惊人:左一杯右一杯,推杯换盏,何止三巡?但他仍像不倒翁似的,又是喝又是说。他劝其酒来也真是如数家珍,真的是“口沫横飞”!呵呵,在下着实佩服!好在咱滴酒不沾,不管他三七二十一,只是“沉默寡言”地将桌上适合自己口味的特色菜,风卷残云,吃了个遍。哪管他吹得天花乱坠,咱吃饱肚子才最要紧。

       呵呵,这一趟旅行呀。还真可圈可点呢!晚上返程的时候,本来毫无悬念的,可由于那位绅士中午小酒偏高,拖拖拉拉,等到将事情办完,都有点迟了。慌慌张张赶到火车站,结果竟没有当天的票了!这一下,可吓得我不轻:一者,看到那不大的火车站,感觉似曾相识,尤其是那有点古怪的坡,简直熟悉得像昨天刚来过似的(——其实这地方,咱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呢。)而中午下了火车,就坐了来接的车,似乎没见到这有点陡的坡——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不大好!再者,我又想起人贩子的事。——难道?也许?莫不是?我正焦急地暗自盘算如何应对种种出乎意料的状况时,那位女同伴扬着票跑过来:快走!快走!正好有人退票。我高兴得简直要热情拥抱那女伴了!——看样子,虚惊一场!

      夜晚十点左右方到家。husband开玩笑说:还以为你被人贩子拐走了呢!我说:差一点就回不来呢。他问:心情不错吧。我说:好得不得了!——真正是一天奇妙的旅行!与那有点古怪的目的地名一样:是旅行“之水”的“高地”呢。——只是并没看到那五彩缤纷的野鸡,而那个三年不笑却因丑丈夫献只野鸡而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妻子,更不知已成了何方神圣呢。

  评论这张
 
阅读(326)|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