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子的博客:心似双丝网 中有千千结

本博文皆为原创,如需“引用”,恳请知会主人。谢谢合作!请不要“抄袭”哦!

 
 
 

日志

 
 
 
 

你现在还好吗(原创)  

2008-04-24 11:06:52|  分类: 偶编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到了令人不胜慵懒的春天了。在这样微风轻拂,暖洋洋的阳光遍洒的季节,漫天飞舞的柳絮样的思绪,白白耗费了多少大好时光呀。

今天,在这宁静的春日的午后,在袅袅的香茶的水烟里,百无聊奈的我忽然想起遥远的你来。好吧,让我来记写你罢。

你,只有一面之缘的女孩,现在过得还好吗?

还记得,那也是一个暖洋洋的春天的午后,我的一个女友过来对我说:今天带你去看一个特别的女孩,怎么样?那时侯,年轻的我,对一些特别的人呀、事的,总是满怀热情,似乎巴不得常常看到或遇到一些奇迹。也许在那时的我看来,只有那些像小说的东西才是真正的生活、有意义的人生吧,而对所谓太过平庸、琐碎的现实生活却很不以为然了。

女友的话,显然又激起了我一贯的好奇心。虽然,许多次类似的失望经历,已几乎使我不太相信还会有什么“特别”的了。不过,我还是对女友说:你呀,无非是星期天无聊,想拉我陪你逛逛罢了。又何必用这个幌子。女友着急:你这人真是!好心想满足你贪得无厌的好奇心,你却多疑起来!不去罢了!我赶紧说:算啦。陪你去就是了!

我们将去拜访的这个女孩,原来是我女友的小学同学,也算是她的朋友了。我仅仅知道这一点点,她这个朋友的其它情况,女友在路上只字不提。我几次想问,她都用其它话题叉开。她故意在吊我胃口呢!也罢。

天啦!就算那时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当我看到那女孩家的房子时,仍然感到吃惊!那是怎样的房子呀:紧贴一堵长长的院墙外边,用麦草、塑料纸、粗劣的油毡等一类乱七八糟的东西,搭着一个长长的“一檐坡”。没见过的人也许很难想象那房子的构造,但陕西“八怪”中有一怪所谓“房子半边盖”,应该类似这“一檐坡”,也就是一个房檐坡下来,一般房子房顶是人字形,可这种房子却是人字一撇,只有一个屋檐。在我们本地,搭这种房子,要么是临时性的,要么就是特别困难的人家。这奇怪的房子,搭建在公家的某个单位的院墙外边。他们家也算是集镇上的人呢——只是在镇子的一个较偏僻的地方罢了。

我们低了头走进这女孩所谓的家。这又让我吃惊不小!原来一进门,那屋子两边竟摆满了花花绿绿的花圈!还有一两个未完工的纸马、纸人的半成品。我简直想一走了之了——我自小对这些办丧事的东西就有一种莫名的恐惧。不要说呆在这种地方,就是看到这些东西心里已经够不舒服的了。

可是我的朋友却拉着我径直向里面走去。那真是一个隧道一样的房子:昏暗的电灯泡虽然有几个,也都亮着,可因为没有窗户,又特别地长(我想应该有十米左右吧),你简直不知道那昏暗的周围都隐伏着些什么。我紧紧拉着我的女友,有那么一刻,我几乎以为自己在冒险!我对女友嘀咕:这家好像没人。我们出去吧。女友在前面头也不回地说:她一定在家,我知道的。她似乎又在安慰我:就到了。

果不其然,我们看到了一个亮亮的大灯泡,在它下面有一张不大的方桌,方桌周围围了一圈的孩子,四五个吧。也不知在玩什么东西,走近一看,他们原来是在扎纸花。我女友问其中一个大点的女孩:小霞,你姐姐在后边不?那叫小霞的女孩声音脆响地喊了一声:兰姐!有人找!

终于看到了那个特别的女孩了!她正在一个明亮的日光灯下面,在一张小巧点的方桌上写着什么。她散着一头黑亮的长发,细长的眉毛下面是一双清亮的略显细长的眼睛,小巧的鼻子,同样小巧的但轮廓分明的嘴。她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温婉、有点书卷气,但她身上似乎还散发出其它一些别样的特质,我一时也说不清。当小兰和我们打招呼的时候,她的灿然一笑,使我不由得想起诗经里“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句子。她的声音也是温婉柔和的。她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对她真的有点一见倾心了。

女友说:小兰,我这个朋友想看看你的字画呢。小兰羞赧地一笑,漂亮的眼睛望着我说:不好意思。都是乱写、乱画的,没什么章法。我一听女友介绍的口气,我好像是一个专程来欣赏人家字画的,心里不免一惊。对于书法、绘画,虽然我一直很感兴趣,但说到欣赏真正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我顿了女友一眼,女友得意地回看了我一下,却什么也没说。

小兰从桌子下面的一个半大的塑料桶里,拿了一些已经裱好的字画,摊放在那小方桌上,对我说:见笑了,请多赐教。我真的有点窘。但也只好假装内行地欣赏起来。那些书法楷、隶、行都有,以我一个外行人看来,真的很不错,端庄秀丽,圆润流畅。我并不知道书法的真正妙处,但小兰的书法确实给我一种行云流水的感觉。而她的画呢,有山水,有人物,还有几张画的是老虎。这些画想必是乡下人请她画的,挂在堂屋墙上的,所以尺寸一律比较大。总体上这些画娟秀典雅,用笔细腻,线条柔和。感觉她人物画画得要好些,不能说形神兼备,但感觉形象都不错。我说:对不住!我是地地道道的外行。不敢班门弄斧,胡言乱语。但真是字画如人。佩服!佩服!小兰只是淡淡一笑:小地方人不识货,我不过在这滥竽充数罢了。我说:你在哪个学校上呀?如果离得近,我想拜你为师呢。女友冷不丁地拉了我一下,小兰似乎看到了,她抿了一下嘴唇,微微一笑,直望着我说:我早就不上学了。她顿了一下:家里弟妹多。你看我们的家——。我自知唐突,一时不知怎么是好。女友轻咳一声,说:小兰在自学呢。学的比我们还好,你看这字画,我们哪会呀。小兰,今年艺校什么时候招考?小兰似乎振作了一下:就快了吧。她不由得叹了口气:我担心文化成绩又过不去。女友安慰道:不会的,你那么用功。镇中学张老师不是帮你补课的么。小兰幽幽地说:你知道,初中我基本没上。数学尤其让我头疼!哦,原来是这样!我在一边也只有一个尽地附和女友:你一定行的!行的。

后来,我们又东南西北地随便聊了一会。聊天中,我发现,小兰大概读了不少的书,古今中外,文史哲可能都有涉猎。她不像我们这些在校生,人云亦云的观点很多,她的一些观点虽然未免偏激,但倒也新颖,因为是发自内心,自有一股不可遏止的真诚,所以很容易打动听的人。她似乎很倔强,也有点傲气,但可以看出,她是一个热情而又心地善良的女孩。

当我们回去的路上,女友问我:怎么样?这次让你失望没有?我这个朋友不错吧。我由衷地说;你的朋友确实很不错!不过,你这朋友家境这样,她怎么会——,女友截住我的话说:她爸做生意不行,但字画在我们这地方也算小有名气了,他又是个出了名的书呆子。他家里别的没有,书倒有些。我这个朋友还常常到镇中学借些书看。所以,她就这样了。嘿,提到他爸,我说个她爸的趣事给你听——他们家不是卖花圈吗,他呀,竟然背些花圈走村串户卖!都要被地方人笑死了。我说:还有这样卖花圈的?!唉。你这朋友怎么会生在这样一个家庭?可惜呀,要是能上学呢,也许就好了。可现在——。女友也叹了口气:可不是吗。她考艺校已考了两次了,要不是辍学,可能早考上了。自学哪是容易的,她又只上了小学。更何况他们家还要靠她赚钱养家呢。她有四个弟妹,凭他爸,即使不饿死,也好不到哪儿。有她呢,就不一样了。逢年过节的,本地人看她又小又漂亮,都喜欢到她的摊上买字画。她家那些花圈什么的,因为她,也比其它扎匠店好卖些。平时,她在家还接些字画生意。女友接着又说:不过,小兰心地好,给那些孤寡老人花头像,她从不收钱的。春节在集市上写春联,遇到看着困难的,就免费送些给人家。所以,她在我们这地方口碑好着呢。别看她小,在这地方也算是个名人了。我说:他们家那么困难,干吗还生那么多小孩?女友说:乡下人重男轻女!非要生个儿子。他爸又是长子。本来,他们家在街后边还有一处像样点的房子,就是因为超生,被拆了。现在就只有住在那样的房子里了。

我们就这样一路聊着小兰,在那个春日的傍晚,为一个特别的女孩絮絮地说个不停,叹息个不停。但是,我和女友也想不出什么办法能帮她,只有诚心诚意地希望小兰能考上艺校。

可是,高中快毕业的那一年,女友告诉我一个小兰特别坏的消息。她在本省考艺校,分数一直不够。不知听谁说,南方的某个省,艺校的分数线低,她就只身一人去了那个省。可是再也没有回来,已经有大半年了,毫无半点消息。他们家都急死了。他爸去找了几回,也没有一点线索。

这大大震惊了我!怎么可能,那样一个特别的女孩!就算是命运善会捉弄人,也应该垂顾那样一个女孩呀。上帝知道!她会遭遇怎样的不幸!!那样一个漂亮有灵气又善良的女孩,命运对她真是太不公了!我和女友为此唏嘘了好一阵子。但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

毕业以后,我和女友便很少联系了。而有关小兰的消息几乎和很久以前一样,她似乎已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毫无音讯。可是,我总是一厢情愿地想:也许小兰在某个地方呢。即使活得并不好,但她仍然是那个倔强又进取的女孩。她的字,写得更好了吧;她的画,也画得更形神兼备了吧。

如今,在这个暖融融的春日的午后,我不经意地又想起你来:小兰,你过得还好吗?我希望你好,真的!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