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子的博客:心似双丝网 中有千千结

本博文皆为原创,如需“引用”,恳请知会主人。谢谢合作!请不要“抄袭”哦!

 
 
 

日志

 
 
 
 

看电影之眼泪乱弹的那些个日子(二)  

2009-02-26 11:03:19|  分类: 旧照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中学是在一个据说已有300余年历史的小镇上。但在当地,这可算是一个又古又老的大镇了。虽然,它只有两三条街道,而且也只有那么曲曲窄窄的一条街面显出古老来。在那古老街道的两边,是高高大大的显得很空的屋子。屋子显得暗淡陈旧;那大屋子青色的墙面,斑斑驳驳,很多都已分化剥脱了;那房上鱼鳞似的的青瓦,间或有枯瘦的瓦草在风中轻摇。而另外两条街道,明显地是新新族了——街两边一律是红瓦房,典型的上世纪80年代的流行色的建筑。——小镇的电影院就坐落在这新新街道的其中一条街上。

       事实上,整个紧张又思虑重重的中学阶段,只不过看了几场电影,而且其中有几场还都是学校组织看的。那个所谓的影院,也只不过是更加高大、空阔的红瓦房罢了。只是,那大房子的内墙壁,用水泥做成了高凹不平的很难看的墙面。而所谓的座位,不过是一排排很不规则、次第增高的长条凳罢了。在这些长条凳的上方,即那空荡荡的屋子的半空中,是一些看起来有点凌乱、既多且粗细大小又各不相同的横梁竖梁。其中,在几根主要粗壮的横梁上,吊着几支昏暗的似乎又摇摇欲坠的日光灯。

       记得第一次看的电影是台湾拍的《妈妈再爱我一次》,是学校组织看的。记得那似乎是一个初夏的傍晚。在那个傍晚,极年轻的自己,与三两个相处不错的同学,穿过护校河那窄窄的木头做的小桥,在荷花的清香里,跳跃着走过那条古街后边,几个荷塘间高凹不平的小径。当路过那古老的街道,照例会看几眼常常坐在门边的那几个面色安详的老人。记忆中,他们与他们身边的石墩,似乎一直安坐在那空荡荡的大屋子门边似的,而且很安静。而他们身后的背景,也似乎永远是那黑魖魖又神秘兮兮的门洞。这几个老人,暗淡地各自坐在自家的门边,感觉似乎很少交谈,只是安静地坐着:他们有的打盹,而有的老人,却一只手里拿着古老的捻线柁,另一只手里握一把棉花,慢条斯理地、有节奏地捻着线。年轻的我们一边觑着他们,一边笑闹着穿过这古旧的街道,直奔那电影院而去。

       也许,再也没有像《妈妈再爱我一次》这样的电影,能够使我从头到尾一直掉眼泪的了——唯有这部了吧。它简直就是感情的催泪弹!不仅是我,当时在阔大的影院里观看它的观众,也几乎是个个都哭成了泪人,有的甚至呜咽啜泣得不能自已,竟发出了很响的、呜呜的哭声了。已记不清那时我年轻的同学,都用什么抹去那涌泉似的眼泪的。只记得我自己是用衣袖胡乱擦的,以至于电影结束时,我的两个衣袖,有大半截都是湿漉漉的,简直就像水刚洗过似的。我还记得,当电影结束的时候,那不太明亮的灯光,照见了多少双红肿的眼睛啦!——哎,那真是一部名副其实的悲情戏呢!真正是所谓“记忆里的一次极隆重的集体挥泪”!

         后来,学校又组织看了两场,一场是《高山下的花环》,另外一场,记得也是台湾电影,是《汪洋中的一条船》吧。《高山下的花环》,似乎是一部反映对越自卫还击战的影片,是爱国主义教育的片子吧。“位卑未敢忘忧国”的句子,似乎就是从那里第一次知道的——哦,也许是从同名小说里吧,已记不太清了。似乎也很感人,照样也掉了一些眼泪。我记得,当那年轻的我仍然沉浸在悲伤中走出影院的时候,不知哪个促狭鬼,狠狠地拍了我一下,我悚然一惊,才将那掉泪的悲伤给吓回去。

       至于《汪洋中的一条船》,很久以后才知道,据说是那个时代的台湾文艺片,刚刚赚取内地观众眼泪的开始。可以想见,它也是一部让人流泪的感人影片——那时年轻的我,照例流了一些动情的眼泪。那部片子,按照现在说法,应是一部所谓的励志片,学校组织观看的目的,当然是不言而喻的,无非是让我们这些“健全者”好好学习,发奋图强,争取胜利通过那高考独木桥。已记不得那遥远的自己年轻的灵魂,是否真被触动了,或者所谓学习的勇气是否真被狠狠地“鼓足”一番。只是还清楚地记得,太年轻也太好动情的我,眼泪照样是轻易地就“弹”了些出来。不过,所谓“五分钟热度”的鼓励效果,这种可能,也许是有的罢。

       值得一提的是,这几部影片按照拍摄的时间顺序,也许我观看的顺序应该是《汪洋中的一条船》,然后是《高山下的花环》,最后是《妈妈再爱我一次》。但记忆似乎按照这样相反的顺序来的,所以,我也就这样随着记忆记录下来了。

       临近中学毕业的那年,我的一个至亲还陪我到县城的电影院看过两场电影——其实那也是一个镇上影院,无非是所谓的县城镇罢了。当然,那自然是比较大的镇,而且,影院的条件自然也好得多。记得座位都是可活动的木椅子,而且是明显地次第增高。而灯光,电影幕布什么的也都显出气派来。那灯光明亮得简直有点耀眼,紫红色滚边的白色的幕布,几乎挂满了那放电影的整面墙。

       看的电影,一部是《欢颜》——也是台湾的影片,另一部却是所谓的美国大片《超人》。《欢颜》似乎也是一部有点悲情的感情戏,还记得,当我与我的至亲走出影院的时候,发现彼此脸上真是所谓“泪痕犹然”,而且是“水汪汪的眼睛”,“红扑扑的脸蛋”。那首《橄榄树》的歌,就是那时首次听到的,也一直很喜欢。

     《超人》,说起来是我第一次看过的美国大片。当时的感觉,按照现在流行话说,确实可以用“真雷”来形容。那场面,那人物,唉唉,感觉真雷呀!也首次所谓直观地感受了宇宙的深邃与神秘。——不过,这也是中学阶段看过的唯一一部没流眼泪的电影。这一与众不同,也使日后的我,记忆尤为深刻。

       在以后逐渐变老的日子,偶尔回忆起这段看电影的岁月,我的眼前,常会清晰地浮现出这样几个场景:独木桥,挤满田田荷叶的荷塘,荷叶间,零星探出来的荷花,白的或粉的,高高地耸立于荷叶之上,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老街,斑驳的高大的屋子,黑魖魖的的门洞,门边的那几个暗淡的老人,房顶上轻摇的瓦草;高大空荡的红瓦房影院,流泪的年轻的自己。而那些看过的电影里所表达的亲情,爱情,或者友情,甚至爱国热情,以及那些当时极感动我的故事情节,却以一种模糊的情感启蒙与暗淡的记忆印象,含混地堆在了记忆的角落里了。

      唉,这就是那段极年轻的日子,在小镇上流泪看电影留下的影像了。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